白天标识不统一 晚上找着挺费劲18926824013

白天标识不统一 晚上找着挺费劲

日期:2020-01-27 18:46 人气:

  不同胡同里,公厕外部标识不一;相距一公里,指引牌英文不统一;夜间指引牌不亮,只能“”机动车反射的光才够显眼……2019年12月,本报刊发了《公厕“体检”报告这些“小病”要治》的报道引发讨论。有市民反映,公厕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京城各区公厕在外墙标识、男女厕所英语称谓、指引牌设置等方面,做法不尽相同。市民呼吁,能否在细节上统一规范。“厕所革命”时代,公厕有了好“里子”,也要有好“面子”。

  标识不醒目外人不好找

  下午3点,五道营胡同人来人往。两个相距约50米的公厕,外墙标识配置上呈现出“高低配”之别。靠西的公厕,由于横挂有公共卫生间的牌子,游览胡同的人远远就能看到。除了横挂的牌子之外,该公厕正面还有两块不锈钢牌子标识。一块上面写着厕所运维信息,另一块则标识出厕所可供使用的对象。而靠东的五道营胡同13号附近公厕,则没有横挂的公厕标识,除了入口处的两块“男”、“女”标识牌和一块不锈钢牌之外,并无其他信息

  而西城区佘家胡同一处公厕,同样只在厕所入口处张贴了“男”、“女”标识牌以及一张公厕运维信息牌。“住胡同里的肯定都知道,要从外面找来,不走近点不太好找。”路过的张女士说。几十米开外的东北园胡同一公厕以及相隔不远的前门西河沿216号旁公厕,均只是张贴了一张不锈钢运维信息牌和“男”、“女”入口牌,公厕正面并无显著标识。

  “感觉是有些简单了。之前我在别处看见,有些公厕要么旁边有蓝底白字的指示牌,要么公厕墙上有几个铜金色大字,或者在公厕上头斜挂一个标识,这样就很好识别。”在和平门附近办事的董先生说,自己是通过导航才找到胡同里的厕所,建议公厕可以多增加些醒目标识。

  记者采访发现,目前胡同里的厕所,在功能标识的设置数量上有多有少,不尽相同。而具体到厕所入口处的性别标识来说,更有些五花八门。有些公厕是采用银色或白色打底标牌,有些则是蓝底白字。而对于男士、女士的英文称呼,有些采用“Men”“Women”,有些则采用“Male”“Female”,更有的则是“Male”和“Women”搭配使用。

  指引没规律内容不规范

  相对于外墙上的厕所及性别标识,那些矗立在街边的公厕指引牌,常常能帮助市民找到厕所。然而调查发现,一些公厕周边街道上并无矗立相应指引牌。已经设置的公厕指引牌,有些“有尾没头”,有些“有头没尾”,还有些则是离厕所过近,且内容较单一。

  “师傅,我看导航说这儿有个厕所,请问在哪呢?”下午3点,从外地来游玩的小秦向一商户询问。“就你前面呀,看,那儿!”雍和宫地铁站G口往南约100米马路边,是一个公厕。然而,统一灰色外墙下,该公厕门口只有两个约一本普通书籍大小的“男”、“女”标识,外加一块不锈钢公共卫生间牌子,路人经过,稍不注意便会错过该公厕。“可能是临街市容需要吧,公厕外墙上没有醒目的提示。”附近一居民介绍说。

  记者以雍和宫桥为起点,沿雍和宫大街西侧往南步行到该公厕,约300米距离并未发现有指引牌。一直走到与国子监街相交的路口,才发现该公厕的一个指引牌。而马路东侧的公厕,则在雍和宫桥下路边便竖立了指引牌,一直到国子监街近500米距离,也仅有此一张。在成寿寺路的一处公厕,从地铁站出来后到公厕约300米距离的东侧街边,也未设置公厕指引牌。“虽然现在有导航,但是立个指引牌是必要的,见过一些公厕周边约50米就有牌子,但也有一些几百米也没有一个……”市民孙芳芳说道。

  此外,记者查阅《北京市公共厕所建设规范》,其中指出公共厕所附近应设导向标志牌,导向标志牌内容应包括公共厕所的标识、方向和距离。而走访多区公厕后发现,一般都标注了标识和方向,但几乎没有标出距离。“方向建议加点汉字,如果箭头磨没了怎么办?标出多少米距离也有必要,这都是人性化的服务。”孙芳芳建议。

  大小写不一图案挺“随性”

白天标识不统一 晚上找着挺费劲相关文章: